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怪味豆少女鲍鲸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0:04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div>

她26岁,被誉为新锐作家,有两部非常火爆的“产品”,但她写《失恋33天》纯粹是为了发泄,而商战剧《浮沉》背后却是她的零职场经验。她有着文艺女青年的小清新眼神和习性,但文风却是王朔般的辛辣、尖酸、洗练、干净。评论界称她为“女版王朔”,但她说:“我就是一枚怪味豆姑娘,手机里永远只存13个人的号码,人世里非敌即友。我最大的梦想是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家庭主妇,学会做比萨和泡芙。”

鲍鲸鲸的出生很“文艺”。那天,文艺范儿十足的军人鲍爸搓着手嘿嘿地乐:“丫头片子,老爹的小情人。”“小情人”鲍鲸鲸,一直备受关爱。从会说话起,她便拿腔拿调地叫母亲“赵女士”,而她喊一句,妈妈便乐滋滋地“哎”一声。

小时候住在部队大院,内向的鲍鲸鲸从不跟人打招呼。鲍爸鲍妈总会一笑而过,从不觉得女儿不合群是个问题。父亲甚至还正襟危坐地教导女儿:“朋友这事,能交到几个是几个。尽量跟他们把关系维系好,但不是说你到这世界上活一趟就是奔这事来的。这件事,你可做可不做。”平平安安长大,简简单单为人,这是父母对她唯一的要求。

因为要求过低,鲍鲸鲸便像快乐的鱼儿一样自由自在地长大。15岁时,她有意识地训练自己的酒量,每晚喝两听啤酒。鲍爸爸不仅不反对,还笑眯眯地做后勤供给。17岁时,因为看了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学习音乐10年的鲍鲸鲸转头去考北京电影学院编剧专业,当父母的只是对她说了一句“你喜欢就好”。上了大学,她成天忙着谈恋爱、看影片、到处玩,因为老是逃课,老师要劝退她。鲍妈一边接听老师打来的电话一边做家务,淡定地问:“她专业课怎么样呢?”老师说:“还行。”鲍妈说:“那等她什么时候专业课不行了再说吧。”

所谓环境造就人,在这样非主流教育方式的熏陶下,鲍鲸鲸一天一天也“怪味豆”起来。她喜欢研究父母,羡慕母亲。鲍爸是个厉言厉行的军人,但回到家却文艺得一塌糊涂。从鲍鲸鲸出生那天起,鲍爸便让鲍妈在家安心当主妇。随后的二十多年里,鲍妈相夫教女,收养流浪猫狗,什么烦心事也没有。鲍爸退休后,亲手给鲍妈绣了个十字绣的手机链。鲍妈的幸福,让鲍鲸鲸羡慕嫉妒恨:“我的理想是像我妈一样做家庭主妇。我妈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必须存在的,她的个人价值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她活着就特别有价值。”

鲍鲸鲸就这么没有出息地活着,率性而自我。2008年7月,大学毕业的她在上海上了一个月的班就跑回了北京,理由是吃不惯那边的东西。父母没有丝毫惊讶,反而支援她:“养你这么大,不是为了让你找一个不开心的工作、每天愁眉苦脸地回家。你先在家呆着,我们养你养到25岁,25岁以后就找个人嫁了。”

鲍鲸鲸踏踏实实地留在家里,开始了“职业宅女”的生活:听音乐,上网,偶尔练练剑道,实在无聊时就开始写字。像大多数文艺女青年一样,她喜欢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2008年夏天,她和男友发生了一次伤筋动骨的争吵。失魂落魄的鲍鲸鲸躲进一个书店,希望能找到一本书,可以安慰她千疮百孔的生活。很可惜,那天她没能如愿。

鲍鲸鲸在郁闷之余,决定在网上倒倒自己的苦水。2009年5月17日,鲍鲸鲸以“大丽花”的名字在豆瓣网发布了失恋日记的第一篇,希望通过文字来寻求情绪的释放。令她没想到的是,日记发布后一分钟,便有网友回复了她:“加油。”一天后,这个数字变成了89个。当日记更新到第3天时,一个网友留下了这样一段话:“对我来说,这不是小说,是指南,求生指南。”鲍鲸鲸又惊又喜,从那一刻起,她决定认真地写完这个帖子,把它当小说,给它情节、结构、细节,并冠上了一个正式的名字——《小说,或是指南》。这,便是后来红极一时的小说《失恋33天》。

《失恋33天》,鲍鲸鲸写了89天,一边写一边参与网友们的讨论。网友们对后续情节有相当多热烈的猜测和构想,鲍鲸鲸便故意拧着来设计。在这样一个热闹好玩的过程之后,《失恋33天》引发了超过一万条回帖,成为许多网友苦苦追寻的“网络日记直播体小说”。2010年初,小说变成铅字出版面世,短短几个月销量便超过11万册,再版三次仍供不应求。

一个月后,导演滕华涛找到鲍鲸鲸,要把《失恋33天》搬上大银幕。鲍鲸鲸有些受宠若惊地接待了这位执导过《蜗居》《双面胶》《裸婚时代》的著名导演,然后聊了不到3分钟,没过脑子就决定成交。“给你了,拿去干嘛都行。”事后有人问原因,鲍鲸鲸便傻乐:“他的眼神特别干净、特别清透,对这种太真诚的人,我没有抵抗力。”

2011年“光棍节”,《失恋33天》在全国上映,4天内票房便成功突破亿元大关,创下了国产小成本电影的神话,成为年度票房市场的最大黑马。那些精彩绝伦的台词更是风行一时,深受80后追捧。主演文章在微博上戏称:“鲍鲸鲸,我就指着你养老了。”

对此风光,鲍鲸鲸反应平淡,依然每天坐地铁五号线去找朋友玩,晚上12点前回家,手机里也还是只有13个“被绑架了会豁出命救我”的好友电话,朋友圈子和生活规律啥都没变。有一天,鲍鲸鲸跟父亲开玩笑:“爸,哪天我坐五号线被粉丝认出来了,你就送我辆车。”鲍爸豪爽地应允。可4个月过去了,她还没和粉丝们偶遇过,以致她不时“哀号”:“我不求前呼后拥,哪怕粉丝在地铁上给我让个座也好啊。”

鲍鲸鲸很喜欢这种没有变化的日子,但她也有懊恼的时候。“早知道《失恋33天》被喜欢成这样,我当时就不随便起‘大丽花’的名字了,应该起个有气质一点的或是威风一点的,要知道,大丽花可是一种特别臭的花啊。”

很多人找上门,希望和新锐编剧鲍鲸鲸合作。其中,也不乏影视圈里的大腕。但鲍鲸鲸认死理:“我只给滕导写剧本,他身上那种真诚是所向无敌的,让我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后来,滕华涛给她的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将商战小说《浮沉》搬上银屏。

鲍鲸鲸看完小说后只有一个反应:事跟我关系不大。她读书很杂,连怎么看心电图的书也能认真地看好几遍,但商战小说却是她未曾接触过的世界,况且作为85后,对于国企改制的问题很陌生。

虽然小说与自己的现实生活差距很大,但鲍鲸鲸却傻愣愣地接受了挑战:“滕导特别相信我,我不能让他失望。我也希望在我二十三、四岁的时候能做这样一件挑战自己的事,也许将来有一天我可能会脸红,会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幼稚,但它是小清新年纪里最好的纪念,会觉得很值。”

当然,为了避免日后不脸红得太厉害,鲍鲸鲸认真做了很多功课,对外企、国企人员的大量采访,向经济学家吴晓波讨教,“混”进IBM公司当前台……她要拼尽全部的心力,做这样一件“以后会觉得值得”的事。

事实上,一切付出是值得的。2012年7月,《浮沉》在多家卫视强力热播,现代感十足的商战和情感两大元素相互渗透,流畅沉稳的多线叙事,对各色都市人生存状态精确到位的交代,信息量巨大的职场博弈,佐以灵光闪现的小“毒舌”……令观众大呼过瘾。

此后,鲍鲸鲸依旧活在自己那个怪味的世界里:不化妆,不穿高跟鞋,正式场合里的美美打扮只有半小时的底线;不接不熟悉的来电,人群划分只有朋友和不认识的人;兴趣爱好诡异——为了看企鹅生孩子,神经兮兮地跑到了南极;学习作词作曲,以期认识偶像陈奕迅。至于今后的打算,她清晰明了:“接下来就想结婚,做全职太太,过踏实的小日子。如果能混成我妈那样,一辈子就挺完美了。”

鲍鲸鲸的人生里写满了“怪趣味”,粉丝们有时会戏谑地喝倒彩,她就嘿嘿一笑:“其实,我是一特理智、特严肃的人。我的经历范围挺窄的,受不了特大喜大悲的感情。所以,我会努力把自己维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