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8张艳照和10年有期徒刑

发布时间:2020-02-03 08:09:40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由于向网络上传28张淫秽照片,北京轻点万维公司的4名职员可能将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他们不服的是构成“情节特别严重”的“253335次点击量”

杨昊把手机上女友的照片让记者看,“再过几天,她在看守所呆的时间就快赶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了。”

袁莉,那个照片上和杨昊一起微笑着的姑娘,因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已经被羁押了10个月。她和北京轻点万维公司的另外3名同事一起,可能面临着长达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她“进去”的时候24岁,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半年,转正不到一个月。现在她已经25岁了。

突袭

袁莉和杨昊最后的MSN聊天记录停在2007年5月9日下午3点多,女友对杨昊说:“公司里突然来了许多警察。”随后她匆匆下线。

同时,26岁的WAP(无线应用协议,负责手机上网的业务)部门主管罗扬为了修车提前从公司下班,刚把车发动起来,就看见开来了很多警车,还有网络监管部门的车。他马上电话通知了老总,但还不放心,便熄了火锁上车门,又乘电梯回到成铭大厦19层的公司。他前脚进门,后脚警察就进来了。

袁莉的同事,当时28岁的图片编辑丁亮亮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还有点害怕。警察冲进来,喊道:“所有人不许动,举起手来,离开自己的电脑!”

丁亮亮和袁莉他们被要求在自己的电脑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所有人都抱着自己的电脑下楼,总共18人被送上警车,他们涉嫌利用手机网页传播黄色信息。

下班时间一过,家属们开始着急。29岁的产品部经理闫松五一长假一直在生病,妻子张悦跟他说好开车去地铁站接他回家。结果没接到。闫松电话关机,张悦在该公司只认识罗扬,打电话发现罗扬也关机,张悦放声大哭,她认为这俩人一定是一起出车祸了。

丁亮亮没有按时回家,她的丈夫张勇赶到了她的公司,看见大门锁了,在楼下的麦当劳看见了两个正在吃汉堡的警察。他们告诉他,那公司的人都去派出所了。

他在派出所走廊的椅子上坐了一夜,偶尔能看见妻子被带出来上洗手间。匆忙中她会朝他喊一句“别担心我没事”。

第二天上午丁亮亮在派出所里曾经偷偷发短信给自己的丈夫:“没事,下午5点就能走了。”这天下午,他才知道妻子和同事们被刑事拘留了。

张勇说:“我当时脑子就木了一下,然后就冲到后院,抽搐着跟警官说,‘我老婆怀孕了,她以前就流产过一次?? ’,运气非常好,那个警官很好心,他就拍拍我说,‘你赶紧上外边儿买袋牛奶热一下给她喝了,我尽快安排她出来,你们去做孕检!’

晚上9点多张勇带着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婚检孕检一大堆办了取保候审。凌晨出来,整整两天没吃东西的他们找了个餐厅一边吃饭一边给同事家属打电话,通知他们,其他人被转到看守所了。

和丁亮亮一起办了取保候审的还有10个人。被转到看守所的人还没有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认为这毕竟是公司的事,他们嘻嘻哈哈地讨论着美剧《越狱》的情节。

起诉

警方调查发现,2007年1月1日至5月9日,北京轻点万维电信技术有限公司共上传28张艳照,点击率达25 3335次。

2008年2月15日,丁亮亮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的起诉书,她和罗扬、闫松、袁莉被指控共同犯有非法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根据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淫秽电子信息,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一万次以上的”构成犯罪,而达到规定标准25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在2006年轰动全国的“情色六月天”一案当中,办黄色网站的主犯陈辉就是因为“情节特别严重”而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引发了法律界的争议,西方多数国家在“传播淫秽物品牟利”这样的罪名上不会使用这样重的刑罚。

轻点万维各位员工上传的淫秽照片访问量是25.3万次,刚好够让他们判处10年到无期徒刑。

轻点万维公司向法庭提交了一份《关于WAP案点击量的辨析说明》,其中提到“行业潜规则等原因的存在,25万点击量并非用户实际点击数,存在误差。”所说的“行业潜规则”,意即公司员工自己点击公司网站,即所谓“自消费”行为。

丁亮亮说:“行内的各家公司都在这么干,运营商联通公司规定,内容提供商后10位实行末位淘汰,而人气旺业务量大排名靠前的公司,将得到联通公司诸多优惠政策。而且由于电话充值卡打折等原因,其实自己点击自己的网站并不会赔钱。”

轻点万维公司在辨析声明中承认,存在超过10%大量的自点击行为。同时该公司还声明,每次点击页面,每张图片的点击量都会增加。

加上有些人的重复点击、维护网站需要的点击,轻点万维公司在《说明》中算出来一个数是3.37万。如果按照这个数字量刑,几名员工将在两三年内获得自由。

WAP业务在点击量上做手脚并不是一个秘密,有些公司因此专门为广告投放者做第三方的流量统计以避免投放者损失金钱。

2月28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一审开庭。在被告席上,罗扬是职务最高的员工,公司的法人代表和高层管理人员都没有成为被告。

28张涉案艳照被打印在一张A4纸上。丁亮亮和三个同事站在被告席上。

检方指控,上述4人通过手机WAP业务传播淫秽图片,4个月内点击量25.3万,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4位被告和他们的律师则要求对点击量做重新鉴定。

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该点击数量(25.3万次)即为以上28张图片的实际点击次数”,“在无新鉴定材料的情况下无法区分盈利与非盈利部分。”

被告人罗扬的辩护律师许万琳说,检方对公司《辨析说明》的态度是:“这是一种分析,而不是证据”。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田文昌认为,不仅点击量统计误差本身不可避免,而且重复点击和雇用点击花样翻新,实际点击量无从考究,以此作为量刑标准有失公平。

被告人袁莉的辩护律师高彤荣介绍说,这件案子目前非常受重视。此后这类案件的判决很可能会参照这件案子,“它注定会成为一个被引用的案例”。

4位被告的律师坦言对重新鉴定点击率仍抱有许多疑问,“重新鉴定,让谁来鉴定呢?再想个什么新方法鉴定呢?”

公司

检察院没有对轻点万维公司提起公诉,案发后轻点万维公司仅被吊销执照,现在不仅恢复了营业,而且从成铭大厦搬到了办公条件更好的西环广场。

事发后轻点万维公司对取保候审的员工说:“愿意回来上班的回来上班,不愿意的按羁押一天1000块给补偿。” 大部分人拿钱走人了。被捕时丁亮亮与公司的劳动合同已经到期了,还没来得及续约。

“5~9月份的时候大家还老往公司跑,商量对策,之后逐渐明白,现在和公司关系很微妙了,因为律师们都认为应该起诉单位。”丁亮亮的丈夫张勇说。

几位辩护律师有一个共识:“本案指控个人犯罪并不准确。因为上传图片需要公司多部门协同完成,公司是真正的牟利者。而与该公司有利益分成关系的联通公司也是一个获利者,应承担监管责任。”

五位律师中有人分析,之所以检方未提起单位犯罪,估计考虑到牵涉面太广。也有律师猜测,未提起单位犯罪很可能是因为“案件太新了,公诉方没见过这种案子。”

据《法制日报》报道,检方对此的回应是:“法律并没有规定构成非法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必须以为自己牟利为前提。”

被告律师许万琳说:“以单位犯罪论,对个人的刑期会有不同。”

轻点万维公司表示,近期总经理有很多会议要开,无法接待记者。这家公司曾经为百花奖提供独家的短信投票的服务。

2004年轻点万维公司曾经因为在天津给市民发送“老同学短信”而遭到投诉,该短信看上去是普通的同学问候,一旦回复,就将被扣除8元短信月租费用。此事遭到媒体曝光之后,轻点万维被迫向许多用户退款。

未来

张悦没能瞒住自己的公公婆婆,闫松的父母终于知道儿子涉嫌犯罪的事了。闫松的妈妈没好意思去领街道今年发的那个“五好家庭”证书,她是个老党员,觉得“非常惭愧”。

张悦说:“要知道这工作是犯罪,给多少钱都不干呀。他们绝大部分的工作是正常的内容呀。他每天就是跟我说3G 呀,申报新业务又失败了之类的。”

和闫松一样,其他3位被告都是大学毕业,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袁莉的家在湖北的一个小城市,是一个地道的“北漂姑娘”。在寄给男友的明信片(每个月一封,这是他们联系的主要方式)上表示着自己的悔意。

“2008年2月28日,庭审后:我不在的日子里,有妹妹陪在爸妈身边,想来我心里也有一点安慰。爸妈,对不起,女儿让你们伤心了,分别十个月,今天看到你们,多想一起回家啊。妈,你偏头痛还犯吗?爸,你肝不好,千万少喝酒。经历了分离,才体会亲情如此珍贵。以前女儿不懂事,很多事情做得不对,曾多少次伤了二老的心。爸,你还记得吗?那年您从天津来要带我回老家,可我死活不听话,最后您自己回去,临上火车我都没送您。爸,对不起,如果时间倒流,我不会那样了。妈,以前好多事情我都太自私。我从来都是从二老身上索取,现在我明白了许多,回家后,我要千倍万倍地爱你们,做个听话的好女儿。”

杨昊接到这张明信片时哭了:“她懂事了,过去她就是个小姑娘??”他没有把这张明信片给袁莉的父母看,也没有告诉自己的父母袁莉出了这样的事。

这个28岁的小伙子头发有些蓬乱,他曾经从河南农村拼出农门,来北京上大学,在这个城市里他拿到了学位,获得了工作,找到了心爱的人。这10个月里,他想尽了办法,做了各种努力,希望女友能回家。他说他会等她。但是如果是10 年的话,这个时间仍然让他感到恐惧。

(文中所涉轻点万维公司员工及亲属为化名)

路人女主的大全

无忧人体艺术诱惑

杨紫写真

吊带黑丝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