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另类的妖精妈妈-【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47:40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另类的妈妈

14岁那年,父母离婚了,我被判给了妈妈。

判给妈妈不是我情愿的,妈妈常年在外奔波,我是爸爸带大的。

妈妈是“妖精”女人,“妖精”,是奶奶对她常挂在嘴上的评论。

妈妈40岁了,看上去只有30岁,头发是鸡窝式,衣着时尚前卫。她很漂亮,我却没有遗传到她的美丽,在她面前我像只丑小鸭。

我跟妈妈没什么感情,她常年在外极少管我,可在离婚时她不知哪根筋犯了邪,非要把我判给她。

妈妈赢了,我随她从县城搬到了省城。

临走前奶奶哭了:“姗儿,要是那个妖精对你不好,可得想着回来。”爸爸沉默着,妈妈是找了野男人才离婚的,可他却从没说过妈妈一句坏话。

我怀着敌意去了妈妈那儿。

妈妈一见到我,就热情地来拥抱:“我的姗儿来了。”

那身刺鼻的香味让我厌恶地闪到一边,她又换了发型,鸡窝式换成了金色大波浪,脸上五颜六色,短裙在膝盖上,越看越不像正经女人。

妈妈在省城做化妆品生意,原以为她这“大款”会住高档的房子,没想到她只租了套80平方米的房子,房里堆满化妆品,刺鼻的香味熏得我想吐。

妈妈捏着我的格子裙说:“你爸土,怎么让我像花一样的女儿也土?明天妈就给你买几套漂亮衣服,女人嘛,不打扮就不叫女人。”

从来没人夸我“像花一样”,也没人称我“女人”,妈妈另类的话让14岁的我听来,有别样的风景,我对她许诺的漂亮衣服无限向往。

妈妈果然给我买了衣服,穿上它们,镜子里的我一下子变了。妈妈叼着烟,欣赏着:“我的女儿就该是这个样子。”

妖里妖气的妈妈叼着烟,十足的风尘相,但别说:我有点喜欢她了。

我在省城读书了,那里的教学质量比县城高一筹,学习节奏很快,我很有压力,好在妈妈从不逼我学习,她向来认为:“数理化不是谋生的基础。”

她常忙到半夜回家,我的学业她只是蜻蜓点水地问问,我哪个同学不是被父母逼着学习,逼到焦头烂额呢?

从这点上,我对妖精妈妈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分,但我依然无法跟她亲密无间。

开明的妈妈

我家住进一个叫林刚的男人,他比妈妈小7岁,是出租车司机,这个1.8米的男人,偏爱在妈妈面前撒娇。

爸妈就是因为他离婚的?看到林刚我分外眼红。只要他一进门,我就摔门进卧室,凭直觉:林刚不是什么好东西,吃软饭的家伙。

林刚没什么眼色,我在家他也一样腻着妈妈,两人的亲昵让我脸红;有时林刚还会睡在我家,总能在厕所、客厅遇到赤着上身的他。

有一回我中午回来洗澡,洗完一出来,光着上身的林刚就坐在客厅里,我不知道家里突然来人,身上只裹着短短的浴巾,此时妈妈也不在,我惊叫一声:“你这野男人怎么进来了?”

林刚的脸一下变了。

从那以后,林刚再没有在我家过夜,好一段时间我也没见过他,我问妈妈:“你们分手了?”

妈妈不屑地说:“那个男人不成器,好吃懒做,我就没对他认真过。”

妈妈一副“水性杨花”“游戏人间”的样子,她的暧昧电话、暧昧约请从没断过,她接电话时那个骚味嗲味,难怪奶奶要叫她“妖精”呢。

上高一时,妈妈打扮得妖里妖气出门越来越频繁了,有时回来身上带着酒味,她对我说:“姗,你要有后爸了,高兴吗?”

那男人姓章,据说是地产老板,很有钱。妈妈在章伯伯面前,像初恋小女孩,嗲得人骨头发酥。章伯伯对我很好,看在他是妈妈最近才结交的,不是导致我父母离婚的元凶上,我接受了他。

妈妈打扮得比以前更妖了,有时干脆夜不归宿,成天在我面前嚷嚷老章如何如何,看来她是认真的。

向来感觉水性杨花的妈妈一旦认真,突然变得可爱了,这才是好女人、好妈妈的形象。

受妈妈的影响,我不再是土气的丑小鸭,反正妈妈也不管我的学习,早为我谋好了生路,以后接她的化妆品店,我就有了大把心思关注书本外的春色。

我恋爱了,对方和我同级不同班,初恋的激情诱惑让我更没心思读书了。妈妈能恋爱,我也能,我把初恋领进了家。

妈妈突然回来,看到他,惊道:“这位是谁?”

我向妈妈坦白,我要和初恋结婚,妈妈并没像其他父母那样暴跳如雷,她笑了:“16岁恋爱成功率极低,妈也是你这么大初恋的,以经验告诉你:先做好分手的思想准备,还有,女孩的保护措施你知道吗?”

妈妈与众不同的开明,反而让我思索起来:我和初恋会有结果吗?

妈妈很快打听清楚我初恋的底细:“那男孩才17岁就泡过两个女孩,他妈是开报亭的,爸爸是下岗工人,喝酒赌博还召过妓,这种家教的孩子没什么出息,配不上我花一样的女儿,再过几年,妈给你介绍个好的。”

很怪,我们班早恋者有因为父母打骂私奔的、自杀的,可就是我这个对母亲不甚亲近的人,偏偏听了她的话,跟初恋自动疏远了。

妈妈很有一套,她对我是母女关系,更像朋友。

脆弱的妈妈

妈妈成功“捣”散了我的初恋,可她自己却陷入了情感泥潭,我听到她在电话里跟章伯伯又哭又骂:章伯伯骗了妈妈,他在家乡有妻儿。

妈妈沦为“小三”,她再妖精有什么用呢?依然难把握一份真情。

妈妈一下变了,变得头发凌乱、素面朝天,她喝酒后跟我说胡话,说这是报应,我爸对她很好,可她嫌他老实没情趣;林刚一片真心,她嫌他没钱没出息;现在成了姓章的小三,但她会等章伯伯离婚的,她相信他爱她。

虽然那时我才17岁,也知道当小三的下场,如此精明的妈妈怎么也被爱情冲晕了头脑?

妈妈说她一点也不精明,是个傻瓜蛋,她挣了点钱就去搞传销,结果赔得精光;再挣点钱就泡了林刚,搞得和我父亲离异,她给林刚买了车,结果她主动提出分手,林刚自然不肯把车还给她,十几万元打了水漂。

免疫治疗子宫癌晚期费用

干细胞治疗脑中风多少钱

先天性无精症能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