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乔石同志生平往事图片回顾曾将市场经济写进宪法

发布时间:2020-11-22 11:17:14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沉痛宣告:乔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6月14日7时0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乔石

早年岁月:读《列宁全集》 做3000张资料

1924年12月,乔石出生在上海市一个普通职员家庭。父亲受过新学教育,青年时代做过职员。由于家境贫寒,母亲8岁时就被送到纱厂当童工。在这样一个家庭里,母亲对乔石影响很大。乔石常说:“母亲就是我最好的老师。”在母亲的教育熏陶下,乔石自幼酷爱读书。曾在乔石身边工作的同志说:“喜欢读书、做事认真和孝顺双亲是乔石的特点。”据乔石回忆,他曾分别在青年学生时代和和平建设时期,两度集中时间,认真地将几十卷本的《列宁全集》通读两遍,并先后做了3000多张资料卡片,在每张卡片上都用钢笔一丝不苟地详细注明篇名、页码、内容摘要和分类编号。“字迹之工整与道劲,令人过目难忘”。

1940年8月,16岁的乔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乔石曾经回忆说:“其实自己一开始并不知道革命的真正含义,只知道要天下的穷苦百姓都能够过得上好日子,要为天下百姓谋取福利。但是随着阅历和经历的丰富,才明白这些和革命本质上是一致的。”

参加革命后,乔石即开始组织上海学生运动,先后任上海南方中学、光华附中地下党支部委员、书记,上海同济大学地下党总支书记,上海地下党学委总交通、新市区委副书记,上海市北一区学委书记,浙江省杭州市委青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市委青委书记,中共中央华东局青委统战部副部长等。回忆往事,乔石说:“在上海的那段日子里,我过着非常危险的生活,尤其是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那段时期,我要时时警惕着被特务盯上,但这是我为理想奋斗的最重要的时期,因为那时我就一个信念:人民都应该得到温饱。这也是当时入党的梦想和动力。”

中联部的二十年:文革时受折磨曾失血休克

60年代中期,乔石从中央党校毕业后开始在中联部工作,其业务能力得到大家的认可。中联部研究室前主任吴兴唐就曾回忆称:乔石的业务很强,做的卡片非常细致,做卡片是中联部一绝。除直接涉及业务的之外,马恩列斯和毛泽东的著作,也都摘抄整理成卡片,而且字写得很好。

乔石在退休后回忆在中联部工作的日子时曾称:“那时在中联部,工作虽很辛苦,生活也清苦,但很单纯,同志间关系也很单纯。你记得吗?那时住在中联部大院内,每天天蒙蒙亮,大家走出大门在河边跑步,总有百来人。我和老吴(指吴学谦)也每天相约加入这个队伍。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文化大革命中,乔石夫妇因被指是“乔、郁二人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孝子贤孙’”受到冲击,被关进中联部的“南小楼”隔离审查,之后下放“五七干校”。据乔石女儿乔晓溪回忆:大概是在1968年,经过连番数日的游行、陪斗、批斗,一天中午,爸爸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外面回来,进了洗手间。我们一家正准备着吃饭,突然听到洗手间里传来一声巨响···门开了,爸爸面无血色,没有说上一句话,又直直地朝着我们倒了下来。”,“爸爸被送到附近的复兴医院急诊室,诊断为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正当医生们讨论治疗方案时,爸爸单位的造反派闻讯赶到。先是宣读了‘最高指示’,接着告诫医生:他是走资派,属于‘牛鬼蛇神’、重点审查对象,你们看着办。有了这样的指示,医生只给予一般保守治疗,输上液,用了一些止血药,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好在爸爸命大,在急诊室的候诊椅子上躺了几天,出血居然停止了。病情稍见稳定,马上被请出医院。”

被下放锻炼的时候,乔石这样形容自己的遭遇,一句是“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另一句是“母亲错打了孩子,孩子怎能怨母亲?”。

1978年2月,乔石被任命为中联部副部长。随后随团访问南斯拉夫,并起草了《关于中南两党恢复关系问题的宣传提纲》,帮助两党两国恢复了正常关系。

1982年4月,乔石接任中联部部长。同年9月中旬,乔石在中共十二届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仍兼中联部部长。

1983年7月,乔石调任中央办公厅主任、中组部部长。离任时乔石曾表示:“1982年把我选进中央书记处当候补书记,别人以为官做大了,很得意吧,其实,老实说,事先我没有思想准备。我想这一辈子也就在中联部干点具体的事,有空闲看看书,写写字,生活得简单点。我感到,职务越高,工作担子越重,越复杂,任务越艰巨,心里总是没有底。但我相信,在中联部打下了很好的基础,特别是中联部有勤奋工作的风气。我对中联部永远是感恩的”。

“经济要繁荣,党政机关要廉洁”

在1987年召开的十三大上,乔石成为中纪委书记。第二年年初,党中央提出了“经济要繁荣,党政机关要廉洁”的要求。在此背景下,中纪委采取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建立人民建议征集制度,重视群众监督的力量。其中,铁道部的“大老虎”就是在群众的监督下浮出水面的。

1988年,中纪委信访部门陆续收到许多举报线索,检举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张辛泰以权谋私,中纪委十分重视。没多久,铁道部另一名副部长罗云光的严重失职和受贿问题被发现,中纪委要求张辛泰赴郑州,协助调查罗云光案。张辛泰居然顶风作案,表面上“协助调查”,暗地里先后3次潜回北京,接受他人贿赂。1990年5月,办完罗云光案后,中纪委集中调查张辛泰的受贿线索,张辛泰自以为天衣无缝:“送礼人送东西时,我当时不在北京,现在正要向组织说明。”最终,中纪委工作人员在郑州查到了张辛泰潜返北京受贿的证据,拆穿了其谎言,张辛泰终告落马。

亲自主抓平反冤假错案

1985年乔石同志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就任伊始,乔石就非常注重防止冤假错案,主抓了一批典型案件并处理了相关责任人。比如1986年乔石亲自过问了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预审科副科长葛林、项普所犯的执法违法事件,查明他们在承办的案件中竟有49件犯有逼供信,伤害了60多人。后由北京市中级法院立案审判,判处他们有期徒刑。

又比如1985年乔石亲自过问了复查河南省巩县错判了魏清安拦路强奸妇女杀人案。由于真正的杀人犯田玉修在魏清安被错杀后,自己招供了,经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撤销了对魏清安原判,宣布了魏清安无罪,依法给予了赔偿。

主政政法委的7年里,乔石一直支持法院依法审判。如在严打时,乔石一再表示“从重是在法律规定的量刑轻重范围内的从重,从快是在司法程序规定的时间内的从快。”“‘从重从快’不能高出法律规定的量刑最重处罚,不能违反司法程序规定的时限。”

在1992年的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乔石说,“法院判了不算,这不行。这样会把法院搞得一点威信都没有了,那怎么算是法治呢?!法院的威信应该是很高的,我们法院的威信目前还不算很高,我支持把法院的威信提得更高一点。”

乔石还非常注重提拔年轻人,1985年在胡耀邦的建议下,时任上海副市长的阮崇武和北京市委副书记的贾春旺分别升任公安部部长和国家安全部部长。乔石曾要求他们虚心向有丰富经验的老同志学习和请教。同时希望他们以更多的精力关注改革创新,开创新局面。阮崇武后来在海南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休,贾春旺则官至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主持修宪,“市场经济”被写入宪法

1992年11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以乔石为组长的宪法修改小组。1993年,全国人大八届一次会议通过了宪法九条修正案,主要是增加“我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坚持改革开放”的内容;着重对宪法中关于经济制度的有关规定做了修改和补充,将“计划经济”改为“市场经济”;将“国营经济”、“国营企业”改为“国有经济”、“国有企业”。尤其是将“市场经济”写入宪法奠定了之后经济改革的法理基础。

1993年3月27日,乔石担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后,进一步加大推动立法工作的力度。

在经济立法过程中,乔石遵照邓小平的指示,一再告诉法律委员会,立法要有长期打算,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同时,应当成熟一项就制定一项,不要等“成套设备”。

经过几年的努力,到1996年底,已制定了《公司法》、《劳动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预算法》、《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保险法》、《担保法》、《票据法》、《乡镇企业法》等一系列规范市场主体、维护市场秩序、完善宏观调控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法律。在其任期内共审议法律和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草案129个,通过118个。其立法速度是前所未有的,立法质量也有了提高。

晚年生活“无官一身轻”

1998年,乔石卸下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务,开始了退休生活。

乔石自己描述退休生活是“无官一身轻”,“只参加一些礼仪性活动。闲来写写字,听听音乐,散散步,同家人多接触。”,“但我多年来养成一个习惯,就是脑子里不断地思考一些问题。”

乔石曾表示过自己想研究党史,但终究没有成书。他说“(写一本党史)这是不可能,也是做不到的。过去毛主席想自己写本党史,后来又请董老写党史,都没有做成。”,“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就是从马克思到列宁再到毛泽东,他们都是伟大的革命领袖,但他们对革命往往带有一点理想主义色彩,总想很快把革命搞成,却往往并不符合实际情况。还是要准确地研究世界,研究当代资本主义和当代社会主义的发展。过去中联部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

2012年6月,《乔石谈民主与法制》一书出版发行。之后乔石将稿费100万捐出(另有一说法为1100万,据中国广播网2014年12月26日“乔石1100万元稿费启动志同法治专项基金”报道),作为“志同法治专项基金”的启动基金。乔石的女儿乔凌说,“父亲曾长期负责政法工作,把中国建设成一个民主与法治的国家是他的梦想。他曾多次提到‘维护宪法和法律的权威与尊严’,保证宪法和法律的实施,依法治国,依法办事,是维护社会稳定,实现国家长治久安不可缺少的条件,是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重要保证。’”,“志同法治专项基金”将通过与法律有关的学术课题研究和各种相关的公益项目等形式,致力于维护司法公正,推动中国民主法治建设的进程。

2013年1月28日,夫人郁文在医院去世,享年87岁。

新华社总结乔石的一生,称“在70多年的革命生涯中,他对共产主义崇高理想坚贞不渝,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对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鞠躬尽瘁。他的逝世,是党和国家的重大损失。”

虽然乔石已经故去,但他对法治精神的坚持,仍有其现实意义。

浪琴手表quartz

普拉达杀手包

浪琴男表

乔治阿玛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