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传统媒体的内容到底值多少钱

发布时间:2020-06-28 11:24:38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导读:传统媒体内容的定价权旁落,黄金时代完结,这一冰冷的现实宣告以“内容为生”的商业模式将幻灭。媒体功能价值的2.0时代,媒体将成为一个连接工具。对于传统媒体人,已经

没有理由继续抱残守缺,守着那些曾经适用如今已经过时的理念观念不放,以至于失去了更多转型发展或者蜕变和自我变革的最佳时间窗口,窗口期一旦过去,传统媒体广告商业模式的根基彻底崩塌的时候,再去作出改变将于事无补。

文/蓝鲸TMT网特约作者 道哥论道

趁着2014还有几天即将完结,提前对其做一个盘点,回望传统媒体这一年,广告商业模式崩溃的速度来得比想象中快,更多的隐形竞争对手,从渐渐消失的边界冲锋而来,走到了你的面前,向着媒体庞大的身躯又是一击。

“今日头条”更是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接过了门户网站在PC时代享受传统媒体廉价内容,成就自己的大旗,其借助用来说服传统媒体的概念,从PC互联网门户时代的“门户”和“渠道”变成了当下所谓的“技术”、“分发平台”、“个性化”的概念,一次次的忽悠让传统媒体早早的缴械投降,正如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一样,丝毫没有新意。

而结合PC时代门户网站对于传统媒体的洗劫,今天的”今日头条”对传统媒体的二次洗劫,将为传统媒体从业者带来的思考是更加透彻和深入的,干货的的本质性思考或许更多,也更具有价值。

其引发的不仅仅是商业收益上的减少,更表现为传统媒体一个“内容黄金时代”的最后完结,那就是以内容为依托实现影响力基础上的流量变现之路彻底走到尽头,内容价值的定价规则被重新定义,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的过渡,或者说是媒体内容价值被重估带来的真正冲击,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传统媒体组织以及从业者产生着深刻的影响。

一、客观存在的冷冰冰现实

当下,虽然”今日头条”一度和传统媒体因为内容版权的争议,引发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舆论战,争议甚至是要上升到诉诸法律的程度。然而在2014年末回望盘点此事,其结论落脚于

”今日头条”通过先发制人式的,被动式的,技术手段的内容吸聚,并引发了一场社会事件,最终以极小的代价实现了最为广泛的品牌传播收益,并最终一次性解决了自己合法地位和内容版权问题的短板,可谓是最大的赢家,赚翻了。

如今,”今日头条”通过现金“补偿式”,或者说接近“打发式”价格获得了几乎所有的传统媒体的内容,一个传媒集团几百号儿内容采编人员365日无间断进行生产的所有内容,最多一年可以换回来30-200万的收益,甚至有一些现金还被用流量抵扣,”今日头条”的实质付出远比想象中的少的多。

这几百万的收入(很多媒体根本拿不到这个价格)充其量就可以负担到10来个采编人员的基本成本,而相较于几十个上百个人的采编团队,传统媒体的收益是远远无法COVER采编成本的。

这一变化,最大的聚焦点不在于多少钱的问题,而在于

这一现象变化的背后,意味着至此开始,传统媒体内容的定价权旁落,内容定价的规则也被重新改写和定义,旧的秩序被彻底打破,新的常态式的秩序即将形成。

二、传统媒体内容定价模式的崩溃

传统媒体的内容定价模式,包括绝对的新闻信息内容以及版面资源内容,长期以来都采取生产成本加一定的利润的定价方法,这一条定价方法,在传统媒体处于绝对的市场垄断和媒体行业高准入门槛的当时具有其必然性的一面,从某种意义上这是媒体行业垄断性和中心化地位带来的红利的具体体现。

而随着传统媒体垄断地位被打破,传播中心化生态局面被打破,更多的个体或者组织成为传播的新中心,传统的内容定价方法受到了冲击。

“今日头条”对于传统媒体内容的定价更多是遵循市场化原则和准绳,其定价的基本方法是其核心内容对于买方的绝对价值,或者说市场价,而不会顾及内容生产的成本。

本质上说,”今日头条”对于传统媒体内容的整体打包价重估,是以市场化标准对于内容价值的重估,而这种重估价格更加接近这些内容的真正价值,或者之于买方的真正价值的直接体现,也是对传统成本加利润定价方法的彻底颠覆,这样的定价模式的变化,也标志着传统媒体内容传播和销售过程中的唱片模式的彻底瓦解,搭售的内容的价值已经不再被认同,买方的支出更多的是开给内容打包中的单曲内容价值。

曾经成本加利润的定价模式是基于传统媒体彼时彼刻的特殊性的存在,是具有其合理性的,但这种合理性也具有一定的历史性和阶段性,与时空发展变化是直接相关的,会随着时空环境的变化而相应变化,因此当下”今日头条”以绝对价值为基准的内容定价方法就是当下此时此刻的客观要求。

三、传统定价模式被颠覆带来的冷思考

互联网新技术革命,带给传统媒体的冲击和影响是阶段性的、系统性的,从传播介质到渠道、从话语权到影响力,从生产模式到商业模式的颠覆,一步步彻底摧毁了传统媒体的传统价值根基,而

内容定价权的丧失,成本加利润的内容定价模式的彻底被颠覆,只是这种深度影响的一个具体体现,或者说一种最后的信号,那就是以“内容为王”确立其核心影响力和贡献力的思维或许依然有效,但是以“内容为生”的靠简单交易内容而获利的商业模式或者一切想象都将幻灭,并且一去不复返。

以内容“售卖为生”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本质上就是一种幻象。

四、媒体功能和存在价值的阶段性变革

媒体生来即是为解决和打破信息不对称现象而来,其出身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其以解决信息不对称为使命和追求,并借此实现其商业价值,然而,其价值实现的前提恰恰是因为信息不对称现象的存在,那就会形成一个基本的悖论,媒体的价值是建立在消灭其价值实现的基本根基之上的,这样的悖论也注定了解决信息不对称必然是媒体功能和价值实现的第一阶段或者说初级阶段特征,而非永远不变的

媒体功能和价值必须在第一阶段解决信息不对称之上实现自我升级和颠覆,这种自我颠覆的客观需求从媒体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就如春天种下的种子,夏天迎来绿色繁茂是必然的一样,而如果不实现自我的颠覆,就必然面临跨界竞争对手的颠覆。

而媒体功能和价值进入第二阶段,或者说

媒体功能价值的2.0时代,媒体将成为一个连接工具,在连接主体角度,也不是唯一的连接工具,只是众多连接工具的一种而已,在此基础上媒体还将充当服务日益崛起的个体力量的服务工具、传播工具和增值工具的角色,而媒体作为独立价值主体,通过一次性的内容售卖的交换价值实现已经成为不可能。

五、媒体内容定价模式被颠覆引发的变革要求

既成事实的,已经发生的颠覆与变革,要求媒体必须对这种变化采取相应的应对改变,这种改变贯穿理念思维、方法论以及执行细节的改变。

首先,这种改变要求媒体组织以及其从业者要正确认知当下时间节点下,媒体内容产品的真正价值,放弃所谓的内容价值无穷大,或者超出市场预期的幻象,回归到内容绝对价值的现实之中来。

其次,内容定价模式变革必然要求传统媒体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要充分利用互联网新技术的驱动力,实现技术驱动内容生产的自动化、规模化和低成本,并真正改变媒体内容生产高成本与低售价的不对等现象,从根本上实现内容成本的大幅度降低。

最后,内容定价模式变革也反过来要求对传统媒体内容生产模式进行变革,改变单一的PGC内容采集和生产模式,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便利,以及“认知盈余”的红利,发挥“社会协作”的功用,利用UGC生产模式,低成本生产高附加值的内容,从而实现内容生产的低成本和高收益,彻底改变传统媒体固有的传统的不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和运作模式,实现真正的自我颠覆和蜕变。

六、传统媒体的内容到底值多少钱?

曾经,在信息匮乏年代,在传统媒体处于社会信息传播中心的时代,媒体组织本身掌握着内容的定价权,而如今,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传统媒体的势微,催生新的内容定价模式的产生,并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引发一系列的对于传统媒体功能价值的再认知以及对传统媒体过往生产关系和生产模式的客观变革要求。

对于既成事实的一切,传统媒体人没有理由继续抱残守缺,守着那些曾经适用如今已经过时的理念观念不放,以至于失去了更多转型发展或者蜕变和自我变革的最佳时间窗口,窗口期一旦过去,传统媒体广告商业模式的根基彻底崩塌的时候,再去作出改变将于事无补,所谓的转型也将最终宣告失败,不可挽回的局面亦将发生,或许这是任何从业者所不想看到的,却有可能不得不面对的局面。

(责任编辑:HT002)

谷歌浏览器最新版

Google Chrome

谷歌浏览器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