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乞讨儿童一年讨到610万元不认为被操控

发布时间:2020-03-04 17:25:47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记者探秘我市强制性救助的第一个乞讨儿童

小雨的乞讨江湖

每天17时乞讨至次日2时

一年能讨到6~10万元

情牵养父不认为被操控

小雨在儿童福利院生活。(记者 张驰 摄)

13岁,本该是在象牙塔里和伙伴肆意玩耍的年纪,而他却要沿街乞讨,靠他人的施舍过活。他喊让他乞讨的养父为爸爸,把讨来的钱都交给爸爸,并多次拒绝救助。他说最看不得有小孩被操控乞讨,殊不知在他人眼里,他也是被操控的一分子。他的背后,是一部分乞讨儿童的畸形心理成长。

1 每天下午5点乞讨到次日2点

第一次见到小雨(化名),是去年夏天在九龙街一家饭店门口。正值晚上8点多,吃饭的人纷纷散场,小雨就守在饭店门口,向出入的顾客讨钱。他坐在一块木板上,木板下面装着四个小滑轮,因为双脚柔软无力,无法站立,这个木板车成了他的简易轮椅。除了双腿,小雨的左手也无法抬起,他只能用右手操控轮椅,日子久了,倒也用得很熟练。小雨看见有人从饭店出来,就大咧咧地笑着说,给点钱呗。看顾客没有给钱的意思,他又说:那把你手里的餐巾纸给我呗。引起大家一片笑声。

九龙街是小雨乞讨常去的一条线路,有些常在附近吃饭的顾客已经认识他了。有段时间这孩子每天下午吃饭的时间都在这乞讨。性格还挺开朗,总是笑着,有时候还和我们开玩笑。在九龙街一家娱乐场所门口负责停车的门卫师傅告诉记者,小雨的收入很可观。一般下午五六点吃饭的点他就来了,要一直讨到凌晨。有些人出手挺大方,一次50、100元的给他,收入还挺不错。

小雨今年13岁,但在九江的乞讨史已有五六年。小雨说,自打他有记忆起,他就跟着养父何某生活。何某自称河南人,在来到九江之前,还曾在抚州、吉安等地靠小雨乞讨生活过一段时间。

记者了解到,小雨的生活很封闭,他从没上过学念过书,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因为行动不便,也很少出门闲逛。早上,小雨一般都在家里睡觉,下午就在房间里看电视。每天下午5点,养父何某会叫辆三轮车将小雨送到一个地方,小雨就开始沿街乞讨,饿了就自己买些东西吃,一直乞讨到隔天2点左右,小雨再给养父打电话,到约定地点来接他回家。大中路、九龙街、湖滨一带都是小雨常去乞讨的地方。

2 拒绝救助继续乞讨

大约两年前,小雨在街上乞讨时,曾遇上一位好心市民。这位市民将小雨带到了市救助站,希望帮助小雨摆脱乞讨生活,资助他念书。但小雨很抗拒。

当时好心市民将他送来救助站没多久,他养父就赶了过来,想带他走。小雨一看到养父,也闹着要跟他回家。市救助站业务科副科长陈冯春告诉记者,因为当时对乞讨儿童还实行自愿救助原则,无法强制性救助,救助站只好在要求养父何某作出办理收养手续,并保证不再让小雨进行乞讨后,让他带小雨离开。

陈科长告诉记者,这件事后,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小雨乞讨。而好心市民和小雨的养父交谈后,有没有谈成则不得而知。而对于这件事,小雨只说:他不是真的想资助我念书,只是想让我信教。

然而,过了半年左右,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又看见小雨上街乞讨了。我们很多工作人员在非上班时间,在附近吃饭时看见他,劝他跟我们回救助站,不要再出来乞讨了。他开始还敷衍我们说知道了,后来老远看见我们就跑了,表现得非常抗拒。救助站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3 安家儿童福利院接受正常教育

拖着残疾的身体,频频外出乞讨,在小雨看来,自己和养父在一起的日子是自由的,而他被请进市救助站的那一天,他仍记得非常清楚,那是1月10日。是我失去自由的日子。

2013年1月,为防止有流浪汉露宿街头冻伤,市救助站上街开展救助活动,再次遇见正在乞讨的小雨。由于早前出台了对乞讨儿童强制性救助的相关规定,这一次,他们将小雨带回了救助站。

现在有规定,如果他和监护人没有血缘关系,我们可以对未成年乞讨儿童进行强制性救助。我们对小雨和其养父做过DNA测试,证实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何科长告诉记者,他们请医生为小雨做过检查,但因为时间太久,无法检查出他的双腿和左手残疾是如何造成的。他的养父说小雨的残疾是天生的,但我们检查后不排除后天造成的可能。

进入救助站生活后,因为小雨的行动不便,工作人员在生活上给予他特别照顾,特意提供给他单独的房间和单人床,在吃穿上也尽量满足他,并给他请了一名老师每周六、日来教他学习。日前,记者来到市救助站看望他时,他正在做功课,学习基本的加减乘除。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小雨已经会写自己的名字了。

这段时间里,小雨的养父来看过他几次,还送来一些衣物,和小雨在家中时所用的轮椅。因为小雨很想跟养父回家,为怕小雨重新回到乞讨生活,工作人员不敢让他们见面。

4月11日,小雨在市儿童福利院正式安家,他将会得到专业的照顾和教育,和福利院里的伙伴们一起玩耍。

4 没了经济来源,养父去向成谜

在他人眼中,小雨开始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在小雨眼中,和从小相依为命的养父分开有些残忍。养父没有工作,经济来源都靠他。小雨说,自己一年能讨到6~10万元钱,这些钱中只有一小部分会用于他和养父的生活费,其余的钱会寄给养父在外省的女儿。

你把他当亲爸爸吗?那肯定啊,他对我很好的。怎么个好法?小雨说,养父每天中午会给他做饭,他想吃什么养父都会给他买,早上想睡觉就睡,下午想看电视就看。

在聊天中,一名儿童跪在地上,小雨执著地叫他起来。怕他脏吗?不是,我就是见不得有人在我面前跪着。小雨说,他最见不得有孩子被操控乞讨,觉得他们很惨。你仔细看,那些被操控乞讨的孩子,一般身上都有伤痕,大部分都是在手臂上。

小雨的养父到底是操控他乞讨的不法分子还是小雨口中对他很好的养父?记者找到了他们的住所。这是一栋三层楼的老房子,非常破旧。大门从外面上锁,走廊里挂着一些衣服。记者分别于中午、下午、晚上多次前往,大门都紧锁。

一位邻居告诉记者,何某于清明节回老家了,一直没有回来。他们家小孩被接到儿童福利院了,他也没有工作,不知道还回不回来。这位邻居说,何某已经在这住了五六年,平时是个很和气的人,对小雨也很好,要吃什么都会买。从聊天中,记者得知何某右手的三根手指断了,平时没有工作,也不打牌,白天就出去找老乡聊聊天,自己逛逛打发时间。听他自己说是河南人,家乡有老婆孩子。这房子是他租的,住了好几年,也没看过有亲戚来看过他。

从邻居口中了解到,自从小雨被接到救助站后,何某就没了经济来源,开始自己做些琐碎的活。捡过一段时间破烂,还上街卖过一段时间气球。清明节时何某回老家了,此后再也没有回来,但房子尚未退租。救助站工作人员说,何某曾多次说,如果小雨被安置到福利院,自己就要出去打工。

5 逼迫儿童乞讨将受严惩

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雨是我市强制性救助的第一个乞讨儿童。很多乞讨儿童从小跟着操控者,心里都向着操控者,认为乞讨是正常的谋生手段。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刘峰告诉记者,因为从小跟着养父,小雨很自然会产生情感依赖。从养父何某对小雨的行为上看,他不仅是利用小雨作为生财工具,应该说也是有感情存在的。但是很显然,何某没有真正为小雨着想过。

何某的行为不仅仅是道德问题。惟民律师事务所叶志辉律师告诉记者,从民法上来说,何某对小雨有事实上的法定监护权力,有抚养的义务,应该办理抚养手续。如果何某有劳动能力,应尽抚养义务,如果无劳动能力,应该将小雨送至相关机构。如果有暴力等行为,则情节更加严重。根据《刑法修正案六》,以暴力、胁迫手段组织残疾人或者不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乞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救助站工作人员提醒道,如果有市民遇见街边乞讨儿童,可以询问他的基本情况,与监管大人是否存在血缘关系,在本地是否有住所等,拨打110或救助站电话为乞讨儿童寻求帮助。

(记者 商乐)

石家庄工服制作

济南定做职业装

长春职业装制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