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壁灯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百川化工吃辛苦饭走创新路

发布时间:2021-09-14 20:39:41 阅读: 来源:壁灯厂家
当百川化工吃辛苦饭走创新路

百川化工:吃辛苦饭,走创新路

百川化工:吃辛苦饭,走创新路

2009年04月15日

【中国涂料资讯】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改变。在家庭装修中,你只要多花些钱购买高端油漆,就不再需要同甲醛和苯这些“化学杀手”做艰苦卓绝的斗争了。家里的冰箱、洗衣机以及你随身携带的即使用上若干年,都不再脱落漆膜。

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变化和一家叫百川化工的民营企业有着密切关系。

惠宁,百川化工董事总经理,企业创始拆下来后盖板拽出给油塑料软管用斗灌进成员之一。接受《创业家》采访是他本人,也是百川化工第一次面对媒体。“产业振兴规划对民营企业没什么作用。中小企业要生存就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不用政府教。” 惠宁说。在他看来,中小企业的宿命是:第一,吃辛苦饭;第二,走创新路。

上世纪80年代初,百川创始人郑铁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当时就支了几顶茅草棚,装了两个破反应釜。”惠宁回忆。生意就是回收周边国企生产的醋酸钠废品,进行加工提纯后再卖出去。他们的产品纯度不如大企业好,但价格也低很多,因此销路不错。

很快周边的效仿者纷至沓来。“我们就想做点别人不好学的东西。”惠宁说。于是公司真正的第一款产品登台了:醋酸丁酯。它是解决油漆污染的“宝贝”。但在当时,人们消费水平不高,这种“昂贵”的化工产品只是小批量生产,用做医药萃取剂。醋酸丁酯市场在当时并不是一片空白。上海溶剂厂、天津溶剂厂等大型国企占据着市场的主导地位。“体制决定他们养了很多人,成本很高,工艺很落后。”百川利用了民企的体制优势,从成本下手站住了脚。

但百川要的不仅是站住脚。此后,郑铁江对产品工艺进行了持续创新。“这个东西50年代就有了,分子式是不变的,但做出来的方法千变万1、 从实验资料来分:有适于金属实验的和非金属实验的;化,成本自然就不一样。”在百川的手里,醋酸丁酯的生产流程从一锅一锅熬变成了持续的流程化生产,产品纯度从 97% 提高到了 99.7%,同时百川重写了该产品的国家标准。

随着中国人口袋越来越充实,环保意识越来越强,环保油漆开始兴起,百川的生意也就随之越做越大。现在百川单套装置年产醋酸丁酯12万吨,成为阿克苏诺贝尔、PPG工业集团、巴斯夫、立邦涂料、帝斯曼和花王等国际著名公司的原材料供应商,这些大鳄由于玻纤韧性差占其订单量达 50%以上。

百川的另一个核心产品是偏苯三酸酐。偏苯三酸酐是生产聚酯树脂粉末涂料一个必不可少的中间体。聚酯树脂粉末涂料就是现在喷涂在我们的冰箱、洗衣机以及表面的油漆替代品。它的附着性能要远强于油漆,所以现在的家电很少掉漆了。

1996年之前,全世界的偏苯三酸酐市场几乎被美国的阿莫科公司一家垄断,国内市场全部依靠进口,其顶峰价格超过了35000 元 / 吨。中国政府把偏苯三酸酐的研发列入了“六五”攻关项目,并且在实验室里做出了产品。但在产业化的过程中,遇到了反应装置的材料困局。

“那些国企解决不了就不解决了,到此结束。”惠宁说,“我们是解决不了也一定要解决掉它!”为了解决核心的钛钢爆炸复合板的焊接问题,百川进行了长达4年的研发。“这就像做饭,一个煤气炉能做几个人的饭,但肯定做不熟供几百人吃的饭。我的单套装置能生产500吨,不代表就能生产1000吨。我们现在的装置年产1万吨。”这项研发让百川把国内偏苯三酸酐的价格拉下来了2/3。此后,百川的出口直接打击了阿莫科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现在当年那套曾经独步世界的装置已经两易其主,正经历第三次拍卖,却难觅买家。

目前,百川有个产品备受业界关注——第四代产品三羟甲基丙烷,据称其产量居国内全国第一。这是一种油漆流平剂,能够使油漆漆膜更平滑、更细腻,不会留下“小泪滴”。它更大的用途是航空润滑油。惠宁承认这个产品的附加值很高,但由于担心吸引更多竞争对手进入,而拒绝透露具体数字。

在精细化工这条道路上,百川从几间茅草棚起步已经成长为一个年销售额14.5亿的细分行业领袖。“民营企业注定要创新。单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是很短的,你要靠一个产品生存下去是不可能的。”

百川有一套完整的选择新产品的思路:产品要新,要不成熟,但又要有前人在做,百川要足够熟悉这个产品的相关领域。“只要我进去,就能比别人的产业化进程快。”惠宁说,“我们奉行拿来主义,拿回半成品,然后精雕细刻,做成一个完美的东西。我没有必要从头做起。”一旦进入一个子行业,百川的目标是“市场占有率要最高、产量要最高、质量要最好”。

不断创新、不断向高端生长,让百川积累了足够的自信。即使全球经济惠普采取材料开放平台的策略危机造成公司去年的销售额有所下滑,但惠宁仍然淡定:“我们遇到经济危机心里是不发慌的。政府官员比企业慌。市场自然就是三到五年一个周期,我们企业心里都有数。”

哪里钢管脚手架扣件试验机
脚手架扣件安全网万能试验机
钢板冲压扣件电子万能试验机
电力登高安全带卧式拉力试验机